打造本地化专业信息门户网站
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不要再出现下一个“曲伟海”——中国公司可以向华为学什么?

推荐:
红色大埔 绿色 肺癌患者每年 坪山企业获第 4洲6国的七位全 解析格言所以 揭秘《我的“ 京东PLUS万达电 6万余名网友围 中拉媒体开展 四行仓库——
广告
当前位置:深圳视窗 > 财经 > 正文

不要再出现下一个“曲伟海”——中国公司可以向华为学什么?

点击数:网易 作者:heluwq 时间2021-01-03 14:02

  2020年真是魔幻的一年,在最后一天,还有各种奇葩的新闻发生。

  曲伟海是何许人?

  在2020年12月22日之前,还很少有圈外人注意得到这样一位数字营销界的牛人。但是,2020年的最后一周,曲伟海作为一个十八年只做一件事的创业者,因为把公司做得足够好,只因为是小股东,所以被大股东单方面宣布“非法控制”公司,几乎被资本打成舆论上的“社会性死亡”。

  所以,今后无论多少年,我们谈到创业,谈到资本,恐怕都绕不开这个让人百感交集的词——“曲伟海现象”。

  

 

  18年打造的行业领跑者股东起争端

  全称为北京新意互动数字技术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曲伟海,是一个今年名号闪亮的企业家李斌的创业兄弟。根据公开信息显示:曲伟海于2000年加入李斌创办的北京易车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任商务发展部经理、咨询部市场研究高级经理;2002年,升任易车公司副总裁,同年组建新意互动,并担任总经理;2005年,曲伟海出任易车集团董事;2007年,出任易车集团高级副总裁,并且出任新意互动CEO一直到2020年12月下旬。

  

 

  据官方介绍,新意互动致力于为客户提供更具商业价值的智慧营销服务,凭借大数据输出的研究洞察、策略创意、媒介投放等优势,构建了完整的智慧营销服务体系,连续5年荣获由赛迪顾问颁发的“中国汽车行业数字营销企业竞争力排行榜TOP1”,连续8年跻身“中国网络广告公司综合服务排名TOP2”,并荣获“中国大数据企业50强”、“纪念中国广告四十年代表单位”等荣誉。“纪念中国广告四十年代表单位”是中国广告协会、中国商务广告协会、中国广告主协会共同评定 ,新意互动与阿里妈妈、腾讯、字节跳动一同入选“引领中国广告转型升级的创新者”九佳代表,这也是难得的江湖地位认证。

  根据30日的易车找媒体通报的情况与31日的新意互动的公告来说,发生的情况大约如下:

  曲伟海于12月14日以个人名义发起新意互动“董事会会议”及“决议”,以“抽逃出资”的理由解除易车的股东资格,并罢免易车委派的两位董事。

  

 

  易车则表示:“今年下半年,曲伟海与包括易车在内的股东以及董事会其他成员就新意互动的经营发展事项产生了重大分歧,并始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因此,为了维护新意互动的利益,并基于公司长期稳定发展的考虑,2020年12月22日,新意互动依法召开临时董事会会议,决议通过以下事项:曲伟海不再担任新意互动董事长及总经理,无权继续代表新意互动;选举孔祥志为新意互动新任董事长,聘任张宏宇为新意互动新任总经理。新意互动法定代表人也将由孔祥志担任。”

  在12月23日新意互动发布的一份声明中,新意互动则表示:“公司原股东易车利用原有的大股东地位和对公司的控制关系,虚列公司对易车应付款项,抽逃了对公司的全部出资。经催告,易车未返还抽逃的出资”。

  对于被指责上述“抽逃对新意互动的全部出资行为”,易车公司简单回应媒体:“并不属实”,并表示,原董事长及总经理曲伟海已被依法召开的董事会会议决议免除新意互动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但曲伟海为其个人私利拒绝配合进行交接,目前对新意互动构成形式上的非法控制,易车已采取法律措施维护权益。

  新意互动认为这一结论与事实严重不符,提出公司控制是否“非法”的判定,唯一的合法程序是通过法律诉讼,经过法院审理判决得出结论,而非利益关联方自行判定。

  31日的新意互动声明中还称,2018年,易车作为控股股东,与新意互动其他股东签订《投资协议》,约定将易车持有的新意互动股权降到20%以下,由新意互动管理层控股并实现上市。然而易车拒绝履行承诺并抽逃出资。该公司反对其“单方面制造谣言、诽谤、破坏商誉”等违法行为。

  此外,易车和新意互动的发展路径和生存状态大不相同。后者在2020年实现收入和盈利增长,而易车“转嫁经营失败的后果和企图占用新意互动的品牌、现金和团队资源,是促使某些人不执行相关《投资协议》的真正动机。”

  新意互动称,对易车现任管理团队把内部问题公开化、内部矛盾社会化,破坏两家企业股东、合作中利益的做法感到遗憾。

  好了,看到这里,这显然又是一个公司大小股东不和引发诉讼对薄公堂的悲剧。孰是孰非因为信息不足够,我们暂且不需要着急下结论,不妨让子弹再飞一会,尤其是等待法律的判断。

  创业者面对强势资本处境尴尬

  但是,这个事件也折射出更加深层次的矛盾——2021年了,创业者面对资本强势时候的窘迫两难境地。

  工商信息显示,目前新意互动的股东构成中易车和拉萨丰润为前两大股东,易车持股57.07%;拉萨丰润持股26.94%。其中拉萨丰润的实控人就是曲伟海。

  能够作为李斌的创业团队骨干之一,曲伟海是易车系多年重臣,其后他受命由无到有、由小到大一手一脚把新意互动打造起来,十八年来只做这件事,业界都知道他为这家公司有多拼命,显然是一个典型的创业苦逼。

  

 

  当然,苦干十八年谁都可以,没有功劳不行。而曲伟海主要是干得不错,一步一个脚印,没有辜负李斌的信任与浪费团队的努力,把这家公司打造成为年收入近40亿的行业领军企业。仅仅2020年,公司和曲伟海就获得各种专业与企业界奖项77项,而且新意互动在2020年疫情猖獗的情况下,保持了正常的运营并实现收入和盈利同比大幅增长。而易车的经营状况五年来一直不佳,连续亏损到最后在纽交所黯然退市,确实不好看。

  所以曲伟海们觉得易车与新意互动同根所生,但是发展路径和生存状态大相径庭,不愿意将十八年努力打造的公司经营管理权交给一个连续亏损的大股东控制,这也非常能理解。

  不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既然你这个子公司搞得不错,客户质量好,营收好,还有利润,财务欠佳的母公司想让你配合做点什么,这也是可以想象的事情。

  不过,这就带出一个典型的尴尬场景了——创业者小股东,对于公司独立发展乃至IPO有其清楚路线图——按照新意互动提供的资料,2018年易车作为控股股东,与新意互动其他股东签订《投资协议》,明确约定将易车持有的新意互动股权降到20%以下,由新意互动管理层控股并实现上市,但是其后显然是对此有分歧——曲伟海们考虑的是新意互动的发展,但控股股东另有图谋,资本的意志在此时就显露无遗了——直接免去曲的职务,并且另外选派法人代表与总经理,法律上能否成立再说,但是带来的恐怕是灾难性后果。

  为什么这么说?请看,网上还有一张新意互动内部经营管理团队签名支持维护公司根本利益的文件照片。包括创始团队在内的绝大部分中高层都在签名支持曲伟海,这也是一种态度,一种有代表性的现象。诚然,创始团队这种做法在资本眼里显得无足轻重,甚至可能会觉得幼稚,但是此举足以看出人心所向啊!

  须知,新意互动作为一家数字营销专业的公司,更多依靠的是人才。资本如果不得人心,一意孤行,摧毁了原来的架构,得到办公室的一堆电脑有什么用呢?

  在高达57%的控股资本面前,曲伟海们等创业者小股东,面临的是相当尴尬的场景。易车召开的媒体通报会,直接定性其为“非法控制”,而且媒体铺天盖地的刊发基本一致的通稿,在这个冬天北京最寒冷的日子里,几乎宣判了曲伟海们的“社会性死亡”。

  但是即使是这样,由新意互动的公开发言来说,也只是克制地表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们对易车现任管理团队把内部问题公开化,把内部矛盾社会化,极大的破坏两家企业股东、合作者利益的做法,深表遗憾。说实话,这态度很可以了。

  勿忘腾讯系“科技向善”价值观

  新华社评论员在《弘扬企业家精神,发挥生力军作用》一文之中强调,学习贯彻关于《在企业家座谈会重要讲话》,强调“市场活力来自于人,特别是来自于企业家,来自于企业家精神。”“更要弘扬企业家精神、锻造企业家队伍,让广大企业家成为新时代构建新发展格局、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生力军,为经济社会发展持续注入正能量。”

  文章又提到:“只有真诚回报社会、切实履行社会责任的企业家,才能真正得到社会认可,才是符合时代要求的企业家。当前形势下,关爱员工是企业家履行社会责任的重要方面,要坚持以人为本,努力稳定就业岗位,关心员工健康,同员工携手渡过难关。”对比来看,新意互动的曲伟海们,做的不正是这些默默无闻然而踏实稳定的具体事情吗?正是这些企业家而不是资本构成了中国经济的细胞。

  再想想近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特别强调,要加强对资本无序扩张的管理与监督,为什么?因为不受约束的资本,必然按照短期利益最大化的原则行事,碾压弱者,把实体经济搞得一塌糊涂。最后是全社会为此买单。

  华为为什么这么能打?在企业之中江湖地位这么高?因为创始人任正非能够“让一线看得到炮火的人”来做决策,而且,华为还发誓,不能让雷锋流血又流泪,不亏待能干肯干的人。所以华为虽然不上市,不拿风险投资,但是一样股份化改造,让员工都能持股,分享企业成长的收益,这也是让大家玩命干的主要原因。

  对比之下,把新意互动变成一个有竞争力的香饽饽的曲伟海们,投入了18年的时光。人生能有多少个18年的好时光?!这样辛苦的创业,他们的专业判断,他们的努力是不是应该得到资本更多的尊重?易车与新意互动的争执,是不是应该有更好的处理方案呢?

  事实上,两者的争执,必然影响新意互动的业务与绩效,甚至对于易车本身,也不会是太好的影响。

  我们不了解企业内部详情,无法讨论资金是否抽逃的是非,这个既然已经提起了诉讼,自然有法律判断。但是,作为刚刚加入腾讯大家庭的易车,应该也会看到腾讯的“科技向善”的价值观,那么是否能够为新意互动事件协调找到更好的解决争端的双赢方案?

  在2021年的今天,希望相关各方都能为中国的商业增加正向的贡献,而肯定比起添加一个“曲伟海现象”的两败俱伤案例有价值。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广告
广告

家庭教育12300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12318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12321举报受理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 E-mail:44577392@qq.com 微信号:18032285365 关于我们(c)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